假如我不是物理治療師

假如我不是物理治療師    3假如我不是物理治療師

假如我不是物理治療師,我想,會是一位教師吧。我自小喜歡教書,以前也當過兼職教師,老實說,教得不錯。現在除了臨床工作外,我也會教授跟我的專業相關的課程,感受一下教學的樂趣,算是在刻板的診所工作以外一點變化。

教學,對我而言,本質上是充滿趣味的,不過學生質素總會對我有所影響。學生有高、低之分,好學生需要老師,差學生也需要老師,老師本應有教無類,這是一大群教師好友告訴我的。

態度一流的學生會懂得欣賞你,你會享受這份滿足感﹔無奈的是,香港似乎還有很多不思進取的學生,我在學的時代如是,現在也如是。老師在授課,講解著艱難的內容時,同學永遠都不是在聆聽和思考的,只有當老師說要「抄筆記」,他們才會急急地低頭狂抄,你寫甚麼,他們便抄甚麼。回想當年,我的學習模式很不一樣,我喜歡把握上課時間,儘量理解老師的講解,同步思考,同步記憶,這樣才最有效率。

然而,願意低頭狂抄的學生已算是好學生了,因為還有一部分是繼續三五知己,說天說地。我有很多老師朋友已練成一個境界,不會再介意學生是否在聽,他們也能繼續授課。不過,我總覺得這些不尊重老師的學生有層次之分,有一種是當老師終於忍受不了,停下來盯著他時,他會收斂。這些學生總算有廉恥,教老師不致心灰意冷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迴響已關閉。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