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科技機械臂

高科技機械臂

被瓦礫壓著救不出來,醫生要在災場進行即時截肢,犧牲手腳,保住性命;救了出來,如果四肢壞死,也要截肢。這些場面,慘不忍睹。少了一手、一腳、以今天的做法,多會裝上義肢,讓病人在外觀上和生活上靠向正常。病人裝上義肢,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和學習使用,這個訓練病人的重任,多年來都落在我們物理治療師身上,我們是專家。

記得看過一則新聞,話說外國有科學家研發了直接由大腦控制的機械手臂,並在猩猩身上測試過,效果不錯。研究人員指出,這項發明將造福脊髓受傷的病人。因脊髓受傷而癱瘓,大腦的指示根本不能傳至四肢,因此就算有更強的電子機械臂,它收不到訊號,也不會動。如今的突破在於新發明能夠直接接收腦部的指示,叫機械臂舉便舉、放便放。鏡頭中的猩猩,拿杯喝水,速度跟使用傳統的機械臂相若,叫人嘆為觀止。

驚嘆西方醫學的成就,叫人肅然起敬的是每項革命性的突破:從基因科學、幹細胞研究、推陳出新的手術方法等等,不斷地改變世界。一個醫學領域能永遠抬頭,是因為它永遠與時並進,緊隨世界而改變。這份精神很值得任何醫療界別反思。事實上,需要明白這個道理的又豈止醫療範疇,其實任何行業,只要是原地踏步,不思進取,很快便會被淘汰,縱然你曾經是如何輝煌過。古往今來,太多例子吧。

截肢後的復康和使用義肢的訓練,我們從來都是專家。今日是傳統義肢,是高科技機械臂,明天肯定是生物科技,是人工智能……我們的角色又會怎樣改寫呢?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迴響已關閉。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