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文章:其他分享 Article of other sharings

「無得醫」

無得醫2「無得醫」

病人最關心的,是到底我為他們治標?還是治本?

這問題不易答,頭痛醫頭,服點止痛藥,就是治標;找出頭痛因由,對症下藥,連根拔起,就是治本。世事就是如此簡單?有時候界線是很難畫清的。來找我的病人,帶著的疾病,說到底成因都是退化。「退化」可以說是大部分筋骨疾病的底蘊。人年紀大了,肌腱少不免有所勞損,關節骨骼會有退行性變化,然後再加上少許外圍因素,例如不小心扭傷、工作過勞、姿勢不正等,徵狀便會乘機出現。四、五十歲起,問題往往一浪接一浪。

退化是很多問題的最終導因,而退化是生命必經過程,所以是「無得醫」?病人最怕「無得醫」,但事實上,身邊的資訊都告訴他們,退化是「無得醫」的,相當沮喪。我只有告訴你,假如你只相信退化就等於無力挽救,你的世界便會很絕望。

生命一定會退變,但為甚麼有人活到八十歲,仍然身壯力健,看不出有甚麼疾病,是他們沒有經歷退化嗎?人到了一定年記,體內肯定是五勞七傷的,如機器一樣,用了幾十年,打開外殼一看,裡面千蒼百孔。醫學越來越昌明,體內世界可以越照越清楚,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沒有想像中的健康。退化只是快慢的問題,有人早一些,有人遲一些,關鍵是誰會在有生之年出現了徵狀?有人苦痛一早出現,困擾大半生;有人與病變並存,徵狀從不發生,到死了也不會知道哪裡長了骨刺!骨刺,退化的一個環節,如果你只執著於要把骨刺拔除可算是治本,那你的人生就沒有希望了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大腿骨折

大腿骨折1大腿骨折

「你應該立即送她到醫院。」 我對杜太説。

杜太是我的病人,那天她致電我,有一個緊急請求:「你可到我家來看看我母親嗎?她數天前不慎扭傷腰,然後便一只要躺在床上,說大腿很痛,動一動也痛。家人攙扶她起床,嘗試站立一下,痛楚更甚。」

這位老人家從前得過中風,本來行動已不太方便,現在更是舉步為艱,因此杜太想我到她家裡會診。「其實過去幾天,我們已經天天跟她塗藥油和按摩,但她仍然很痛。」她說。

我拒絕了杜太的請求,還告訴她要立即送媽媽到醫院,照一幅X光,看看是否股骨骨折,即大腿骨斷了。杜太頓時嚇了一跳,並十分懷疑地說:「沒可能,沒可能,媽媽不過是輕輕的扭傷腰骨,並沒有跌倒或撞傷甚麼,不會是那麼嚴重吧。」我堅持我的建議,還給了她非緊急救護車召喚電話,結果當然是入院照X光。

X光診斷一如所料──股骨頸骨折。我對這發現不感到驚訝,因為這是年長婦女最脆弱的地方,尤其是有骨質疏鬆的人。杜太媽媽早年得過中風後,步行已經很少,患有骨質疏鬆一點也不奇。對於這類長者而言,只需輕輕一跌一碰,或心急彎腰提重、拾東西,已經可以把股骨(大腿骨)近頂部的位置折斷。此部位的骨折可能不會造成太多的腫脹或瘀黑,從皮膚表面可能看不出來,不過一般來說傷者會很痛,提腿或站立是非常困難的,而且痛楚會遍及大腿前面,一直到膝頭部位。總之提提大家,長者跌傷、扭傷是不能掉以輕心的。如有骨折,處理方法便會大大不同,因此必須先作診斷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想不到的骨折

想不到的骨折 1想不到的骨折   

有一次,守門員臨時缺席,於是便請某位隊員客串一下,幫忙把關。他平時是擔任後衛的,守龍門肯定非他所長,不過那只是一場友誼賽。

開賽不久,對手一記射門,勁度只是一般。客串門將雖然技巧不純熟,但仍能及時反應,雙手把皮球擋出,幸保不失。

門將神色有點不對,他用右手緊握左手手腕,似乎有點痛。一會兒後終要退下火線。當時,他除了說手腕有痛外,表面上並沒有大不妥,沒紅沒腫。過數分鐘,他感到越來越痛,結果我召了白車,送他入院照X光:手前臂骨折!

從最初的觀察,沒有人會想到骨折這嚴重的情況,包括他本人在內;從受傷的猛烈程度,也料不到皮球的衝力會把手骨射斷!我告訴大家這故事,是因為類似的骨折,在大眾運動中屢見不鮮。

嚴重的骨折,一般人也能即時察覺,因為表徵明顯,如肢體歪曲、腫脹、瘀黑、非常疼痛等。如骨折傷及神經線,還會有皮膚麻痺或知覺受損。然而最教我們擔憂的,是一些不明顯的骨折或骨裂。傷者可能不會即時停止運動,又或是受傷後胡亂求診,或只是隨便自行用藥油塗按等。這樣一來延緩了即時的治療,更壞的便是造成繼發性的創傷,加重傷勢。

不明顯的骨折和骨裂,可發生於一次看似輕微的運動創傷,例如「拗柴」也可以造成腳掌裡的骨折或小腿骨折。對於平日少做運動,或對某種運動動作不純熟的話,這情況便更易發生。假如你是中年以上,因身體的柔軟度和骨頭的堅硬密度的減退,便更應加倍注意,對任何受傷都不能掉以輕心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關節發出咔咔聲

關節發出咔咔聲1關節發出咔咔聲

上星期我談過幾個一般人常做的錯誤舒展運動,朋友看見後大為緊張,立即追問有關那個頭部旋轉運動的種種。我指出,頭部的上、下、左、右轉動運動其實是有危險性的,會傷害上頸椎關節和血管。朋友說這正是他的自我鬆弛運動,每天非做不可,因為每當工作過累後,整條頸總感到又硬又不適,他便會大幅度地旋轉它,令它發出「咔咔」聲。他形容這些聲音是從頸骨裡傳出來的,然後便會「鬆晒」!很舒服。

關節發出「咔咔」聱,多數是來自頸、肩、手指或膝頭。有一些人,每當他們感到關節有所不適,或感到關節僵硬時,便會有一種很想旋扭它,使它發出「咔咔」聲響的衝動。「咔」後,會感到關節都鬆弛了。

其實關節在活動中發聲,至今仍沒有一個確切的科學解釋。有說是關節開合時,關節腔中釋放出一種氣體而產生聲音﹔ 有說是關節面互相磨擦、碰撞而發出的響聲﹔ 亦有說是附近的軟組織如肌腱、韌帶等因急速挫動而被牽扯時造成的聲音,又或是周圍的長期腫脹、黏連等被殺那間鬆解的聲音……因此他們會頓時感到輕鬆了不少,繃緊和酸痛都減輕了。

上述的種種理論也不過是推測而已。雖然利用這些會產生關節聲響的動作,有時的確會使我們舒服一點,但我常奉勸病人,千萬不要為換取即時之快而常做這些動作,皆因根據我的觀察,容易發聲的關節似乎意味著內裡潛藏著一些毛病。經常地「咔」響,只會帶來一時的鬆弛,但久之似乎會造成更深層的關節問題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坐得懶

坐得懶1坐得懶

「挺直坐,不要坐得像沒腰骨一樣!」從小,媽媽都是這樣教訓我們要「坐得直」,因為這樣才對腰背有益處。然而,大部分人都只知道挺直的坐姿對腰部的好處,卻忽略了它對頸部健康的重要性。在我接觸病人的經驗中,發現原來不少頸、膊不適竟是由於坐姿不良而引起的!

當我們能夠挺起胸膛,筆直地坐著的時候,就意味著背肌和腹肌正在積極地工作,共同支撐著脊柱。大家可想像,我們的頭就是承托在身軀之上的,換言之,背部就如頭、頸的地基,因此假如這個基礎夠力的話,撐起頭部重量的力氣便會節省不少,使肩頸肌肉輕鬆得多。情形就如一株植物,如果它的根能夠抓緊泥土,使基礎穩固,那麼上面的莖和枝葉便不會生得東歪西斜,亦能夠更強壯地抵擋風吹雨打。反之,假如紥根不穩,那怕就要勞煩園丁為枝葉作些額外的鞏固了,例如用支架撐著、用繩子繫著等等。這些額外的支持,都可以看成枉花的力氣。

有時候,可能由於身體太疲倦,想休息一下;或者是坐姿的習慣不好,我們都會放鬆了身軀,讓整個背部彎曲地坐著。這個姿勢就像「寒背」一樣,背部塌了下來,我喜歡形容它為「坐得懶」。或許是都市人工作實在太勞碌了,有時我們真的會坐得比較「懶」。這個坐姿雖然暫時放鬆了背肌,換取一時的舒適,但卻辛苦了肩頸肌,因為它們要在沒有背肌的分擔和不良的脊柱彎度之下工作,繼續去支撐著二十多磅重的頭顱,久而久之便會造成肩頸過勞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運動遊戲機

運動遊戲機1運動遊戲機

一部新遊戲機誕生了,它突破傳統的操作模式,使用一對全方位感應手制,使玩者不再是定定坐者打機,而是握著無線手制,模仿真實的網球、保齡球、拳擊等動作,手舞足蹈、滿頭大汗。這可謂是一項劃時代的新產品。

不過,我覺得這台遊戲機一點也不好玩。起初還覺得有點新意,到朋友家裡試玩一會兒,新鮮感過後,便感到玩法千遍一律,內容乏味,悶極。或者我天生不愛打機,自小便對電視遊戲不甚狂熱,甚麼格鬥、模擬、角色扮演等,我都覺得很無聊。對我來說,人生已充滿遊戲性,相當精彩,沒有甚麼可以比它更刺激了,電視遊戲的虛擬世界,一點也不吸引。

話說回來,當運動遊戲機面世後,消委會對它做過測試,然後還有專家指出,長時間用它來打網球遊戲,會引致肌肉過勞,甚至患上網球肘云云。當然,這番勸告十分正確,但亦沒有驚喜,因為凡是長時間做同一動作,也有可能引致肌肉過勞。打字、做菜、抱嬰兒等一樣如是,不只針對這台遊戲機。因此,使我最關注的並非肌肉過勞,而是因「打空氣」而拉傷筋腱的問題。

我有三位病人,不約而同地因為過份投入這個模擬運動遊戲中,一時忘形,以為自己真的在打網球和打拳,用力過猛而拉傷肩膊。大家須知道,真實的網球和拳擊,擊中的是實實在在的物體,例如球拍擊在網球上時,網球會有反作用力作用到你身上。然而在玩模擬遊戲時,我們揮拳、揮拍,打中的都是空氣。假如用力過猛,發出的力量沒有東西承接,很容易會把自己弄傷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穿鞋墊,腳更痛?

穿鞋墊,腳更痛 3穿鞋墊,腳更痛?

穿了鞋墊後,足部反而覺得痛得多了。我告訴病人,這可能是穿鞋墊的適應期,足部的一種反應。

穿鞋墊跟戴眼鏡一樣,是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的。假如你是第一次使用鞋墊,又或是剛換上一對新鞋墊的話,身體可能一下子未習慣,而使足部有點不舒服。一般來說,我們可在初期間歇地使用鞋墊,例如每兩小時把它取出,讓足部「休息」一小時,之後才把它放回鞋裡。這樣慢慢地增加每天的使用時間,不適的反應便會逐漸消失。

初時穿著鞋墊,而令足部不適的原因很簡單。鞋墊的原理就是要矯正有問題的足部形態,以回復正常足部和腿部的生物力學關係。大家可以想像,一個人的足掌結構有所異常絕非一日之寒,而往往是日積月累的變化所造成,又或是先天、遺傳等問題。換言之,有缺憾的形態是陪伴成長的一部份,骨骼的排列早已習慣了這一個不正確的位置。因此當我們一下子把它調整過來,情況就如勉強把手指向後翻,手指關節一定會很痛,因為它從來也未試過向後翻,那根本不是它習慣的活動範圍。

那麼,最常見的不適反應是甚麼?足弓痛。這是指足底內側部份,在使用鞋墊走路時越走越痛。其原因是鞋墊上足弓隆起的設計,恰好壓在足底筋膜的內側處,假如使用者本來已因扁平足,或足弓下塌而引致足底筋膜崩緊或發炎的話,這壓力自然會引起足底的不適。如遇此情況,最佳的方法就是回到為你製作鞋墊的地方,找專家把它修改一下吧!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背痛下集-雲吞麵

背痛下集-雲吞麵 2背痛下集-雲吞麵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兩星期前我談及過一位牙醫的背痛,事有湊巧,當日我遇上了一位新病人,她正是牙醫介紹來的朋友,患的是相似的背痛,懷疑又是因職業勞損所引起。不過這婦人的工作不是牙醫,而是賣雲吞麵的。

婦人十分面熟,好像似曾相識……原來她是附近一間雲吞麵店的女工。賣雲吞麵可有何職業病?這該從麵店說起。

話說麵店已有三十年歷史,以其招牌雲吞在區內享負盛名。雲吞「大大隻」,每碗五隻,每隻內含鮮蝦四件。我是該店的常客,而且十分固執,每次指定雲吞瀨兩碗。此店生意滔滔,客人不絕,廚房忙個不停。

此病人的崗位是甚麼?她就是站在廚房小窗外,專門負責把一碗碗完成了的雲吞麵傳遞給侍應的員工。每天十小時,她就是站在這個位置上,不斷反覆地旋轉上半身,來回於廚房小窗和侍應的托盤之間。每天多少次?五百?一千?難以估計。

正如兩星期前所說,背椎的毛病可以是由於上半身微向前彎,再加上反覆的側身、旋轉動作而引致的。因此,無論是牙醫或是麵店傳菜員,都可能會有相似的職業病。此外,有一些運動亦特別容易造成這類背椎或背肌創傷,例如獨木舟、龍舟等,因為它們都有類似的動作。這些背部毛病,除了會引起背痛外,有時還會引起手臂的麻痺、酸痛等牽涉症狀。

如今婦人的背痛似乎相當嚴重,她說已被這痛楚折磨了一、兩年,最近終於抵受不了要請大假休息,結果慘被解僱。可憐的她還要獨力撫養三個孩子,我想在診金方面也應給她一點優惠吧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甚麼腰痛最難醫?

甚麼腰痛最難醫1甚麼腰痛最難醫?

多年前,當我還是學生時,一位老前輩教我們如何分辨甚麼腰痛容易醫,甚麼腰痛最難醫。不錯,因為就算腰痛表徵差不多,內裡的嚴重程度可不一樣呢。「要先學會預計康復進展,才談得上治療方案,才談得上醫術高低。」這是老前輩的格言。

前輩教我們的並不是甚麼仔細的醫學分類,但勝在夠簡單直接,值得跟大家分享。他說:「腰痛愈按愈舒服的話,差極有限。」其實大多數人的腰部不適,起初都是一般的肌腱疲倦或勞損之類。這時候,輕柔的按壓、按摩故然會有所幫助;程度重一點的腰病,則往往是腰關節退化所造成的「關節炎」。雖然它比肌肉疲勞嚴重一點,但「按」得恰當也能夠鬆解因退化而變硬了的關節,使不適減輕。「當我們按壓病人的腰部,如果他初時感到痛楚,但一會兒後痛楚逐漸消減,一般都是較『易醫』的病症。」

那麼,有腰痛是被按壓時不痛的嗎?有。這正是前輩所指的較嚴重的情況。他叮囑我們,假如按壓腰部時沒有明顯痛楚,但病人卻告訴你平日的腰痛令他苦不堪然,或者腰痛只在半夜睡中出現,或只是早上起床時特別辛苦的話,那我們便要份外留心了!再者,如果「按」會令他愈來愈痛,這可能表示問題的根源或在腰部深處,甚至是其他內在疾病、器官毛病、腫瘤等等,那就要轉介至別的專科來跟進了。前輩教我們這些東西,是要我們明白自己的局限和能力範圍。「正確地判斷病源,及早預計病人的進展,才稱得上是好醫者。」這亦是他的格言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牙醫與背痛

牙醫與背痛       4牙醫與背痛

昨天我來了一次定期的牙科保健。牙醫一邊為我檢查牙齒,一邊向我解釋有關牙齒護理的知識。期間我也有想回應和發問的時候,不過由於「洗牙進行中」,於是我只得乖乖地聆聽她專業的講解。我心想,大家同屬醫護行業,或許牙醫會比我們的工作沉悶一些吧。因為大部分時間都只有他們單向地向病人說話,不像我們能夠跟病人有問有答。

其實工作悶與否,全在於自己的心態。一位敬業樂業的牙醫,大概不會覺得自己的工作沉悶吧。然而,牙醫有否職業病呢?可能有。以前我遇過一位病人,他是牙醫,他有背痛。

一般人對所謂「背」的位置有不同理解,因此要先說明一下。這位牙醫所指的「背」,是背部的近上半部分,在兩塊肩胛骨(雞翼骨)中間位置。在解剖學上,這是胸椎部,即是脊柱的胸椎一段。

大家可知道,脊柱就是支撐著人體軀幹的骨骼,從腰一直伸延至頸。中間的節段就是胸椎段,由十二塊胸椎骨排列而成,並且連接著十二對肋骨而構成整個胸腔,相當穩固,因此它不像頸椎和腰椎般,那麼容易因活動而出現痛楚。那為何這位牙醫會有「胸椎痛」呢?

痛的成因,是他的工作姿勢。傷及胸椎關節的姿勢,往往就是背部微向前彎,並要維持這個姿勢的工作。如果背部微彎再加上長時間的側身,或反覆地向左、右活動,問題便會更加嚴重。再者,假如雙手還要持續地吊起來工作,就更容易造成胸椎痛了。以上所描述的,不正是牙醫每天工作都難以避免的姿勢嗎?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« Newer Posts · Older Posts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