怕不怕?

怕不怕?

一年前還以為自己畢業後前途會一片光明,一年後的今天,這羣快要踏入社會的大學生,每一位都顯得憂心忡忡。他們都說:「我很怕」。面對著這羣聽眾,我應該分享甚麼?

我畢業時,正值一次金融風暴之後。我們這一代見證了香港第一次經濟倒退:企業在裁員、政府在減薪、醫院在削人手、業主跟租客在共渡時艱。當時我沒有害怕找不到工作,亦沒有戀棧找到的工作,因為由始至終我都很清楚自己要走的方向,為了追尋喜歡的工作方式,我想建立自己的診所,忠於理想。

對於身邊人來說,這樣的一個年輕人要開設診所,是在發夢。十個朋友中有十二個反對:「你有沒有舊病人作基礎?有沒有相熟醫生為你轉介?有沒有跟醫療或保險網絡合作?」以上統統都沒有。可能因為我任性,可能因為我大無畏,為了熱愛的工作,我的診所就是這樣由零開始。

開始在一個復活節,一個難忘的復活節。小孩子在家裡等待教育署的最新公佈,心裡在想:「我們還要繼續停課嗎?」那是2003年,我的診所在沙士中開業。怕不怕?在乎自己的心態。或許今後的大環境不會太好,但要是我們老被大環境牽著鼻子走,我們只會一世惶恐,所以縱使世界像關節炎一樣,結構上再殘破,病情再難癒,只要緊記勤力運動、自強不息,發作時總能克服過去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手腕中的三角軟骨(下)

手腕中的三角軟骨(下)

他臉色一沉。當然,大部分病人都不想接受手術。他傷了的正是手腕中的三角軟骨。

這塊小小的軟骨,藏在手腕關節中靠近尾指的一側,假如在運動或意外中弄傷了它,手腕的活動便會受到很大影響,某些動作更會出現痛楚,包括用手掌支撐身體、扭手腕、用力按東西或提重物等。詳細的病理上次已經談論過,今天說說如何治理。

軟骨的創傷,修復的時間比其他軟組織都要長,而且還要視乎受傷的程度。它可以是少許破損,亦可以是破裂的部分剝落,並浮游在關節腔中。這樣的一塊障礙物自然會令手腕活動受限,並造成持續的發炎和腫痛。無論如何,等待軟骨復原,必須讓手腕有充分的固定和承托,這點非常重要,因為過量的活動可能會影響它的康復,甚至造成更大的破壞,情況就如骨折後要「打石膏」一樣。不過,三角軟骨受損,我們可使用一些現成的腕托,以支持腕部並限制它的活動。戴腕托的時間可能長達數個星期。

戴著腕托的日子,我們亦會進行其他治療,目的是控制發炎和腫脹,以及治理相關的傷患。不錯,於一次意外中,我們甚少只傷及單一的組織。扭傷也好、跌倒撐傷也好,不可能只弄傷三角軟骨,而手腕的其他結構能安然無恙。在這類意外中,同時傷及腕部韌帶和肌腱十分常見,因此治療亦不應把它們忽略。數星期後,我們會視乎情況而開始手部鍛鍊,使它回復原來的力量。然而假如破損了的軟骨仍然對生活有很大影響的話,最後,我們得考慮以微創手術來把它清除了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 

 

發表迴響

手腕中的三角軟骨(上)

手腕中的三角軟骨(上)

膝關節裡有塊軟骨,名為「半月板」。它可以在運動時受傷,例如足球員很多時會傷及這塊軟骨,不少人都聽過﹔原來手腕關節裡亦藏著一塊軟骨,名為「三角軟骨」,大家或會覺得較為陌生。它同樣可以因某些動作而受傷,引起手腕痛,而痛楚的位置就在手腕近尾指的一側。

會把手腕中這塊軟骨弄傷的,是生活上、運動上,或意外造成的手腕壓力和拉扯。最常見的是用腕力來提起重物時受傷,尤其是以手掌朝天的姿勢來提舉重物,例如合力搬抬一張大桌,便特別容易傷及這三角軟骨。這種創傷可由一次猛力的動作而引起,亦可以是累積得來的,例如搬屋一天後才慢慢地開始作痛。另一常見的意外是當跌倒時,手掌先著地撐著身體。大家可想像,跌倒時的自然反應必定是用手撐在地上,此時手腕是屈曲的,而在這一瞬間,其衝擊力很大機會會壓傷三角軟骨;還有一種意外是用腕力扭東西時扭傷,例如猛力扭開一個牢牢關上了的瓶蓋;在運動方面,網球揮拍的動作,加上擊球時的衝擊亦會對三角軟骨帶來傷害。

三角軟骨受傷,一般都不會有明顯的腫脹,但它帶來的痛楚會做成生活上很多不便。第一當然是手腕難以發力,有時連用手指按鹼液也會痛;手掌反向的動作也會有所局限,因此「扭毛巾」、「扭門鎖」等動作會很困難;還有的就是手掌不能用力支撐身體,例如要從座位上站起來,想用手掌幫一幫,撐一撐,根本辦不到。

說完病理,下次談談如何處理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空手道與臀中肌

空手道與臀中肌

         腰痛,有時不一定涉及脊椎毛病。腰痛,有時純粹是來自肌肉問題。其中一塊位於腰部範圍的大肌肉叫「臀中肌」,它可以引起腰外旁的疼痛。

臀中肌,顧名思義,它的位置是在臀部附近。臀部範圍有三塊主要肌肉,分別是臀大肌、臀中肌和臀小肌。而今天的主角臀中肌正是位於臀部外側,左右各一,大概就是「叉腰」時手掌會按著的地方。廣義上,這裡亦算是腰的一部分。最近遇上一位習空手道的病人,正受臀中肌問題困擾多年。他早年先由左側發病,後來連右側亦不能幸免,現在腰部兩旁都飽受肌肉疼痛的折磨,大大影響了場上的表現。他的臀中肌到底出了甚麼問題?

臀中肌有兩個功能:第一,當我們單腳站立時,它能夠穩定盆骨,以保持身體平衡。例如當你用左腳作重心來單腳站立,左面的臀中肌是需要努力地工作,不斷地用力,否則盆骨便會左搖右擺;第二,腎中肌能夠使大腿向外提起。例如當你將右腿向外提高離地,其實就是臀中肌在發力所產生的動作。這兩個功能在空手道的踢腿動作中扮演著重要角色。大家可想想,空手道有一種踢腿,就是以一腳作重心單腳站立,同時另一腳向外踢高,而且踢得很高,甚至可以踢至對方的頭部。這動作正正運用了臀中肌的兩個功能,左、右兩面各自表述。一個空手道運動員,每天要反覆進行這個練習數百次,難怪會勞累了這兩片臀部肌肉呢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馬拉松最後準備

馬拉松最後準備

馬拉松盛事將至,來到最後階段,提提各位跑手,記得做好Tapering ( 減量訓練 ) ,這是獲取最佳時間的關鍵因素。

Tapering指逐漸減少練習路程以準備賽事,一般在賽前三星期開始。賽前不是要努力一點以提升狀態嗎?事實剛好相反,需知道真正比賽時的表現好壞,已不是「臨急抱佛腳」能改變的事。反而到了賽前三週,我們要讓肌肉休息以作修補和恢復,因為經過連月來的訓練,肌纖維多少會出現一些微創;同時,休息期好讓肌肉儲起足夠肝糖,這是比賽時的寶貴燃料。

一般而言,我們應安排最後一節的「長程訓練」在三週之前,如有恆常練習的話,這節長課可跑約30公里,然後便開始「減量期」。首先,首週的總訓練里數應減至約80 % ;到第二週,應減至50 % ;到最後一週,30 % 便足夠了。當然,一如平日練習,每週當中都要有一些休息日,不能天天跑;而且在這三週裡,不宜安排任何一課連續跑超過16公里。

來到最後兩天,又該如何準備?倒數第二天,應該輕鬆跑數公里,需時約15分鐘,這跟Tapering最後一週的任何一個訓練日差不多﹔而到了賽事前一天,則有兩種做法可供參考:第一是全面休息,好讓肌肉作充足恢復和儲起足夠肝糖;另一做法是同樣作輕鬆練習,這對有賽前緊張的選手幫助較大。有些跑手會在比賽前心情特別緊張,因而影響睡眠以致翌日的表現。數公里的輕鬆練習能有效減壓,但不會對身體造成太大消耗。

飲食方面,賽前應以高碳水化合物和低脂食物為主,以免消化時消耗太多能量;而食物種類應要熟悉,盡量不要吃平日較少吃的東西,以免出現敏感或腸胃不適;如果已有比賽經驗,或者在上次長距離練習前有嘗試過而又湊效的「餐單」,則建議使用相同方案,以迎接這次大日子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高足弓:扁平足的相反

高足弓:扁平足的相反

高足弓,正是扁平足的相反。

要解釋何謂高足弓,讓我從扁平足的概念說起,畢竟大家對扁平足這名詞較為熟悉。首先,所謂扁平足就是足掌內側缺少了健全的『足弓』,這個本來應像拱橋升起的部分,變得如鴨掌般塌在地面上,所以被稱為扁平足。形成扁平足的原因,多是因為足掌的骨骼結構太薄弱,支撐不了這條拱橋,因此承受不起體重而被『壓扁』了。

高足弓,正好相反。高足弓這名稱表達得相當清楚,意思是足弓部分比正常為高。從外觀上,要辨認高足弓有時並不困難:看看『拱橋』曲起的程度是否高於正常?當然,要有比較才能定義它是否偏高。但無論如何,形成高足弓的原因亦正是扁平足的相反:它是因為足掌骨骼架構缺乏柔韌性,足掌小骨之間的關節過份堅硬,使足弓變得欠缺彈性。沒有彈性的足弓,就如一條堅固的拱橋,永遠都是高高的撐著身體,但這絕非好事。

足弓之所以被稱為足弓,是因為它應有彈弓的特性,能像彈弓一樣承受壓力,有避震作用。彈性喪失了,就如汽車壞了避震器。步行、跳躍時的跌盪和衝擊,都會直接傷及足部,使之容易患上足跟痛、前足底痛、足繭等毛病。對於高足弓,物理治療方式主要有兩個重點:一是配戴合適的軟身鞋墊作舒緩之用;二是以手法鬆解過度堅硬的足掌結構,以回復柔韌性來承受跌盪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跳躍引起的膝痛

跳躍引起的膝痛

最近診治了一位女排球員,談到排球運動的勞損動作。

排球運動,尤其在攔網和扣刹這兩個環節上,需要大量的跳躍。人類跳躍動作並不是千篇一律的,舉例說,排球的跳動就跟羽毛球很不同了,羽毛球員跳起的動力主要是來自小腿後面的肌肉,而且膝部活動較少;反之,排球員在跳起前,一般都會先將身體蹲低一點,然後再彈起,這樣便利用了大腿前面肌肉的爆發力來躍動。當身體向下蹲時,膝部當然是屈曲的,因此這種跳躍模式,膝部的活動較多,負荷亦較重。

跳躍對膝部增加的負荷,主要是針對膝蓋下的一條筋腱。膝蓋骨,俗稱「菠蘿蓋」,學名「髕骨」。它的下方連繫著一條粗壯的筋腱,很容易便看得見,摸得到。當我們屈膝,半蹲身體,準備起跳時,這條膝蓋筋腱便會承受著很大的牽拉。研究發現,當膝部屈曲到60度時,膝蓋筋腱承受的拉力是最大的。而這個角度,恰巧就是排球員、籃球員等時常用作帶動起跳的屈膝幅度。研究亦顯示,這種反覆過量的牽拉,可造成膝蓋筋腱的發炎,甚至引起退化性的病變,繼而發展成慢性痛楚,揮之不去,對運動表現有著很大的影響。由於這種筋腱炎與跳躍有如此親密的關係,我們替它起了一個可愛的名稱──「Jumper’s knee」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Older Posts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