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學選讀物理治療

升學選讀物理治療

記得曾接受電台訪問,談論升學擇業。節目請來一位高中生,升讀大學有意選擇物理治療學,但心中卻有很多疑問,而我就為她一一解答。

近年物理治療學的收生標準頗高,同學要在文憑試獲得不錯成績才會被取錄,這令她有點畏懼。然而最叫她卻步的,卻是我們的必修科──解剖學。同學聞說解剖學上課時要面對屍體,她怕會受不了。沒錯,解剖學不能紙上談兵,我們要實在地掌握人體,必須有真實的「道具」。但其實我們不會將這些道具視為「屍體」,因為它們已經過處理,是「標本」。擺放標本的實驗室是一個大「雪房」,當中有多張放着標本的枱面,每具都已解剖為不同層次,由淺層到深層。這是重點科目,是我們的基本功。

節目上同學還問及,高中時甚麼科目對日後修讀物理治療有幫助?從學科的知識層面來看,生物科最相關,因為物理治療涉及大量人體結構的知識。再者,病理學亦牽涉很多生物學上的術語,因此假如同學在高中時沒有生物科的基礎,到大學時就必須加倍努力。那麼物理學呢?雖然「物理治療」包含「物理」二字,但相對生物學而言,物理學的應用較少,但亦有其重要性,因為它有助學習治療儀器的運作原理。

然而我還得強調,物理治療要讀得好,學科的知識還不及邏輯思維能力來得重要。第一天老師便告訴我們,要成為一位好的物理治療師,臨床判斷能力(clinical reasoning)最重要。意思是我們如何分析病人症狀、病歷、檢測結果等,從而正確地作診斷以至正確地治療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寫字久,掌背痛

寫字久,掌背痛

我有一位病人,他是應界文憑試考生,亦是我的好朋友,雖然我們年紀相差甚遠。

文憑試,大概相當於以往的會考或高考吧,是中學生要應付的一場大戰,能否升讀大學全看這一仗。公開試,對我來說已是遙遠。時代變遷,今天的考試跟以往確不同:形式、內容和程度等原來已經起了革命,而且現在差不多每位考生都要找補習天王、天后惡補一番,科科要補。最荒謬的還是他們一籃子的宣傳賣點,竟然會有說服力。

有一點卻沒有變,就是數個小時的試卷要不斷寫、不斷寫,分秘必爭。手,很累。然而這位年輕人於每次考試時拼命地寫上一、兩個小時後,手不單只會累,掌背還會很痛,痛得難以寫下去。累,一般都是因為肌肉過勞,可是手掌背是『皮包骨』,肌肉不多,因此假如是書寫時間太長而引致肌肉疲勞,痛的不該是這裡。還有一點跟肌肉毛病不同,就是這種痛楚是摸不到的,即是無論甚麼時候用力按壓掌背,你都不會發覺裡面有何不妥,只有寫字久了,火灼般的疼痛才會出現。

原來這又是神經線被壓逼所造成的問題。這次不是頸椎或腰椎的神經線了,而是支配手掌背皮膚知覺的表層神經。這條表層神經線,穿越手前臂的肌肉間,因此假如書寫時太過用力握筆,或者握筆手勢不當,又或是時間太長,它是會被緊緊地壓著的,繼而引發前臂至掌背的灼痛。了解到這個病理,我們物理治療的處理方法,當然不會針對掌背,而是針對壓著神經的前臂肌肉群,要減輕它的繃緊。同時,改正握筆手勢亦相當重要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高科技機械臂

高科技機械臂

被瓦礫壓著救不出來,醫生要在災場進行即時截肢,犧牲手腳,保住性命;救了出來,如果四肢壞死,也要截肢。這些場面,慘不忍睹。少了一手、一腳、以今天的做法,多會裝上義肢,讓病人在外觀上和生活上靠向正常。病人裝上義肢,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和學習使用,這個訓練病人的重任,多年來都落在我們物理治療師身上,我們是專家。

記得看過一則新聞,話說外國有科學家研發了直接由大腦控制的機械手臂,並在猩猩身上測試過,效果不錯。研究人員指出,這項發明將造福脊髓受傷的病人。因脊髓受傷而癱瘓,大腦的指示根本不能傳至四肢,因此就算有更強的電子機械臂,它收不到訊號,也不會動。如今的突破在於新發明能夠直接接收腦部的指示,叫機械臂舉便舉、放便放。鏡頭中的猩猩,拿杯喝水,速度跟使用傳統的機械臂相若,叫人嘆為觀止。

驚嘆西方醫學的成就,叫人肅然起敬的是每項革命性的突破:從基因科學、幹細胞研究、推陳出新的手術方法等等,不斷地改變世界。一個醫學領域能永遠抬頭,是因為它永遠與時並進,緊隨世界而改變。這份精神很值得任何醫療界別反思。事實上,需要明白這個道理的又豈止醫療範疇,其實任何行業,只要是原地踏步,不思進取,很快便會被淘汰,縱然你曾經是如何輝煌過。古往今來,太多例子吧。

截肢後的復康和使用義肢的訓練,我們從來都是專家。今日是傳統義肢,是高科技機械臂,明天肯定是生物科技,是人工智能……我們的角色又會怎樣改寫呢?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鼠蹊痛

鼠蹊痛

鼠蹊,對很多人來說,肯定是個陌生名詞。

鼠蹊,其實是人體上的一個部位,跟老鼠沒有關係。人的腹部和大腿間的接合處有一條摺紋,當大腿曲起時摺紋便會更明顯。因為它好像腹部與股骨〈即大腿骨〉之間的一條深溝,所以稱為腹股溝,這裡大概就是鼠蹊部位。

鼠蹊會痛嗎?會。鼠蹊痛可以有很多原因,首先要考慮一些內臟因素,例如泌尿及生殖系統、腸臟等。不過,這些毛病用不著找物理治療師。而前來找我的鼠蹊痛患者,大多是運動員,他們患的是由運動引發的鼠蹊痛。

有些運動特別容易造成鼠蹊痛,例如足球和羽毛球,以男性居多。有學者認為,男運動員較易患上此毛病,與其男女的腹股溝和會陰部分生理結構不同有關。但無論如何,足球、羽毛球等運動涉及大量的急速躍動、制停和轉向動作,期間更有踢腿動作,這些都是導致鼠蹊受傷的原因。

那麼,到底鼠蹊裡甚麼東西受了傷?二十年前,我們對此所知不多。但到了最近十至二十年間,隨著手術和內窺鏡技術的改進,研究人員發現這種令運動員受長期困擾的痛楚,很可能是由於鼠蹊深層的肌筋膜破損所造成。

足球和羽毛球的急速起動、轉向和剎停動作,需要大腿內側肌肉發揮強大的力量。然而,可能正是由於這些肌肉太過強壯,久之便把鼠蹊部分的肌筋膜拉傷,因為大腿內側肌肉是連接到鼠蹊附近的。這種鼠蹊痛相當惱人,基本上患者一運動便會痛,因此必須暫停訓練。物理治療方面,主要是強化腹內肌和盆腔肌,以穩定骨盆來抵抗大腿肌肉的拉扯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肩痛與肺癌

肩痛與肺癌

 最後,阿強的媽媽因肺癌離開了。

阿強是我的好朋友,相識廿載。一年前,阿強叫他媽媽來找我,因為她有頸痛。我已經很久沒見過強媽,第一眼再見到她,覺得她實在老了不少,但那份和藹可親的感覺依舊沒變。記得小時候每到阿強家裏玩,靚湯、西餅、甜品必定準備就緖,強媽相當好客。

這次她來到診所,為的是肩頸後方的痛楚。這痛楚表面上跟一般肩頸痛差不多,不過經我了解其病情和病歷後,我發覺有點不對勁。我將強媽轉介專科,檢查結果是她得了肺癌。

我說這個故事,並非要嚇怕大家。千萬不要以為肩痛就等於肺癌。我只想帶出一個訊息,就是人體內臟的毛病,是可以表現得像一般的肩頸痛或腰背痛的,我們稱這種從內臟引發到身體其他部位的痛楚為「牽涉痛」(referred pain)。內臟問題所引起的牽涉痛有大概的規律,例如腎病會會引起腰兩旁痛楚;心臟問題可引起左胸和左手的痺痛;肝和胃則會產生中背部的不適等。而強媽的肺病,則表現出如火灼般的肩頸痛。

由內臟引發的牽涉痛,雖然看似普通的肩頸和腰背筋骨毛病,但其性質就有很大差別,有經驗的物理治療師很快便會分辨出來:常見的筋骨問題所引起的痛楚大多具有「機械性」,即痛楚多與身體的活動和姿勢有關,例如步行時才會痛、彎腰時才會痛等,因為病源畢竟在骨骼、關節處;反之,內臟問題的痛楚則多與活動無關,有時甚至在休息和睡覺時才最覺劇痛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神經線受壓

神經線受壓

手部麻痺可由頸椎神經線受壓所引起,這點很多人都知道。支配手部感覺的神經是從頸椎關節伸延出來的,而頸椎關節可因退化而出現骨質增生,即骨剌;又或者因椎間盤突出,即一般人所謂的軟骨突出,而把神經線壓著造成麻痺,這點很多人都知道。

然而,大部分人都以為只有骨刺和椎間盤突出才會把神經線壓著,這並非完全正確。椎間盤位於脊柱部位,而骨刺亦是生長於脊椎關節處,因此它們會壓著的一定是神經線的起端,亦即神經線的「根」部,所以我們稱這情況為「神經根受壓」。

但除了神經根部會被卡壓之外,沿著整條神經線的路徑上,可能被壓著的地方有很多。大家試想像,當頸椎神經從頸椎伸廷出來後,一直伸到肩膊、手臂、前臂以至手掌和指末,中間穿過很多組織,包括肌肉和韌帶等。在這漫長的路途上,任何一處產生的壓力都可以將它壓逼,導致往後路線上的麻痺。不同部位的卡壓會有不同的病名,但它們的疾病機理大致相似。

這種頸椎神經受壓的原因,最常見的莫過於被肌肉壓著。都市人常因長時間工作,精神壓力、不良且持續的低頭姿態等,引致肩頸肌肉過勞。過勞會造成肌肉繃緊,甚至厚化。繃緊或厚化了的肌肉組織,會緊緊地逼迫著從它們之間穿過的神經線,這樣除了會造成麻痺外,肩臂部份的肌肉亦會時常不適,感覺疲累,就算睡眠過後也好像沒有休息過似的。對於這種病症,物理治療的原則是先鬆弛有關肌肉,然後再鬆解它們與神經線之間的黏連,以消除其不良壓力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吃牛腩麻煩?

牛腩1吃牛腩麻煩?

我家附近有一間粉麵店,它在牛肉漲價的此時此刻,牛腩食品仍沒加價,牛腩件數保持不變,例如牛腩河,我數過,從前是牛腩八件,現在仍是八件,值得一讚。

牛腩是很美味的食物,而我最喜歡牛腩中的牛爽。它是牛肚皮的腩位,連著一層膠質,爽而不韌,是腩肉中裡最好吃的部份。不過它面積很小,所以十分矜貴,而且不是每間粉麵店都有得吃。

我身邊有不少朋友吃牛肉但不吃牛腩。因為他們怕麻煩!怕牛腩絲藏在牙縫中,要費時清理!到底藏在牙縫中的牛腩絲是甚麼結構呢?

牛腩,是牛腹部的肌肉。肌肉組織的構造是一層包著一層的。好像粗電線一樣,假如你撕破最外面的塑膠層,裡面就是很多條較幼小的電線。這些幼小電線裡面又是很多條更幼細的銅線。同樣地,一塊完整無缺的肌肉,最外面被一層韌膜覆蓋著,這是「肌外膜」。而最內層就是千千萬萬條非常幼細的肌肉纖維,這是肌肉結構的最小組成單位。這些肌肉纖維包含著能夠製造動力的蛋白質橋樑,肌肉的收縮力量就是在這裡產生的。很多很多條肌肉纖維連繫在一起,再被另一層薄膜包著,這是「肌內膜」,但它們仍然是很幼細的,要用顯微鏡才能看到。然後,數以千計的這些由肌內膜包著的纖維再束在一起,被另一層所謂「肌束膜」包裹著,形成「肌束」。肌束當然比較粗,不用顯微鏡也能看得見。肌束的粗度,剛好會藏在牙縫之中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我是坐骨神經痛嗎?(下)

sciatica我是坐骨神經痛嗎?(下)

上星期談到類似坐骨神經痛的症狀,是可以由「梨狀肌綜合症」引起的。當這塊位於臀部深處的肌肉出了毛病,痛楚會始於臀部,甚至「扯」至大腿和小腿。有兩種情況較易觸發痛楚:第一是坐在太硬的椅子上。因為這剛好壓著梨狀肌﹔第二是走路久了後。因為走路時梨狀肌的活動可能增加對坐骨神經的壓迫。

對於治療「梨狀肌綜合症」,最快見效的是一些針對這片肌肉的方法,包括直接的伸展運動、臀部的深層按摩或針灸等。但不論那種方法,要緩解症狀一點也不難,難的是找出毛病的真正成因。梨狀肌綜合症背後的隱藏因素可能是周圍的肌肉,包括臀肌和腹肌太軟弱無力,當這些肌肉太薄弱時,細小的梨狀肌便被逼要分擔它們的工作,久之便出現勞損,這情況下我們要強化周圍的肌肉﹔另一可能性,是因腰部或盤骨關節的疾病而引起梨狀肌繃緊,這樣我們便要將治療針對腰或盤骨了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我是坐骨神經痛嗎?(上)

坐骨神經痛我是坐骨神經痛嗎?(上)

很多人眼中的「坐骨神經痛」就是:從腰部開始,痛楚一直「扯」至大腿,甚至小腿部分。

不錯,以上的描述是坐骨神經痛的典型症狀,原因是坐骨神經在腰椎部分被壓著,而由於它是支配雙腿知覺的,因此受壓時痛楚會禍及腿部。不過,會造成這種痛楚的病況有很多,另一種是「梨狀肌綜合症」

梨狀肌是臀部深處的肌肉,左右各一。它外形如水果中的梨一樣,因而命名。梨狀肌可能出現的毛病包括運動時把它拉傷,或長期疲勞以至過度繃緊等。當它有所病變時,它本身會有痛楚,因此患者先會感到臀部深處有痛,但可能腰部一點不適也沒有。

假如問題持續,這塊肌肉亦會引致痛感遠達大腿的後方,我們稱這種衍生出來,並散佈在遠處的痛感為「牽涉痛(refer pain)」。另一可能性則是由於繃緊或腫脹的梨狀肌刺激到坐骨神經,使它遍及的腿部範圍也感到痛楚,此為之「假性坐骨神經痛」。

那麼,梨狀肌綜合症會在甚麼情況下最痛?我們又要如何醫治它?下期再續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病人都愛被騙?

%e7%97%85%e4%ba%ba%e9%83%bd%e6%84%9b%e8%a2%ab%e9%a8%99%ef%bc%9f病人都愛被騙?

病人對疾病的認知,十分影響他們對治療的主觀期望。

舉個例子吧:到了今天,仍然有人相信骨刺〈骨質增生〉是可以隔著皮膚,敷些東西或服點藥來將它拔除。當病人照了X光,嚇然發現自己的關節長了骨刺,晴天霹靂,以為骨刺就是問題的全部。在這沮喪的時刻,如果有人大膽地告訴他,他能夠把骨刺消滅,病人會很高興。

骨刺真可以變走嗎﹖一位負責任的醫者應該心中有數。其實骨刺的出現不過是關節退化的其中一個現象,而發生在骨刺附近的退化變異還有很多,包括發炎、腫脹和肌腱的緊縮等,只不過是X光不能將這些軟組織的問題顯示出來而已,但它們才是引致各種症狀的主要因素。無論甚麼治療方法,所針對的正是這些因素,而並非骨刺本身。可惜,就算如何苦口婆心,大費唇舌地向病人解釋一番這個真相,恐怕還是不能令人滿意,因為病人骨子裡總是相信:骨刺是要拔除的、骨刺是要拔除的……面對這樣的執迷,有人會乾脆地說:「我能令你的骨刺消失。」我認為這有兩個可能性:一,說此話的人在說謊;二,說此話的人無知。無可否認,病人總會欣然接受這樣的陳述,可是X光一照,一切便無所頓形,骨刺依舊在那裡,這是騙不了人的。

病人都愛被騙?不是這個原因吧。對疾病的認知不足,是我們社會存在已久的問題,因此我時常強調病人教育是最重要的。

(此文章曾見於都市日報)

發表迴響

« Newer Posts · Older Posts »